三国杀大败王经张翼(姜维手下十大武将)

三国杀大败王经张翼(姜维手下十大武将)

1、三国杀大败王经张翼,姜维手下十大武将?

一、廖化

廖化,字元俭,以果敢刚直著称,姜维北伐时期的重要大将。他曾经在关羽被俘后投降东吴,但同年诈死带老母千里走单骑回归蜀汉,这份忠心也使刘备大为感动。后在姜维北伐中多次带兵击退魏军。廖化常年在姜维军中,是姜维依赖的北伐名将。

二、张翼

张翼,字伯恭,蜀汉第三任庲降都督,由于执法严厉,不得南夷欢心。在北伐方面,张翼认为国小民疲,不应滥用武力,是蜀汉朝廷当时极少敢当朝和姜维争辩北伐问题的大臣。而一旦决定北伐,张翼通常作为姜维的副手,曾率军大败魏国雍州刺史王经的军队,魏军损失士兵上以万计。而在刘禅献城之后,随姜维向钟会投降,在变乱中死于乱军。

三、张嶷

张嶷,字伯岐,蜀汉后期的猛将,曾平定了在广汉作乱的贼寇,其主要的功绩就是随马忠多次平定南蛮叛乱,打通了越巂郡到成都的道路,很得民心。更有一提,诸葛亮建立的无当飞军正是上张嶷所辖。公元254年,因病已无法走动的张嶷执意跟随姜维北伐。之后与魏将徐质交战,张嶷亲自搏战,但因寡不敌众,临阵战死。

四、柳隐

柳隐,字休然,蜀郡成都人,三国时蜀汉武将,在《三国志》之中,并无记载,但是在《华阳国志》之中有所记载。年轻时与同乡杜祯、柳伸并知名。多次在70高龄跟随大将军姜维北伐,既能参赞军事,又能冲阵杀敌,勇略冠军。后钟会伐蜀,柳隐驻守黄金,钟会包围柳隐却不能攻下,后邓艾袭取成都,刘禅投降,乃敕命柳隐投降。后为晋西河太守,以年老辞职,求回蜀地,善终。

五、夏侯霸

夏侯霸,字仲权,因曹爽被司马懿杀死后,他心中不安,投奔蜀汉,被任命为车骑将军。这位从曹魏叛变过来的大将是一名真正的大将。他与张翼可谓是姜维北伐的左膀右臂。公元255年,魏国秉政的司马师病逝,姜维借机与夏侯霸、张翼等率领数万人出狄道,分兵三路北伐魏国,在洮西大败魏国雍州刺史王经,王经部众阵亡数万人。

2、三国演义夏侯渊被黄忠劈死?

题主说的应该是“夏侯四杰”,这四人分别是夏侯霸、夏侯威、夏侯惠、夏侯和。需要说明的是夏侯渊不止这四个儿子,而是八个。除了最小的一个当年兖州、豫州一代大乱闹饥荒饿死没记载之外,其他七个儿子史书都有记载。

注:兖豫饥荒,夏侯渊也面临吃饭的问题,为了保住亡弟孤女(后来被张飞抢去当了老婆),饿死了小儿子。

一、长子夏侯衡(伯权)

注:夏侯衡表字不详,伯权是根据夏侯衡众弟弟的字推测出来的(还有一种说法叫孟权)。

按照惯例,长子继承父亲的爵位,夏侯衡就是承袭了父亲夏侯渊的爵位,后来朝廷又改封他为安宁亭侯,夏侯衡的老婆是曹操族弟海阳哀侯(姓名待考证)的女儿。

夏侯衡是典型的官二代,不用奋斗就有官爵,所以夏侯衡也就真的没啥成就,关于他的事迹史书几乎没有什么记载。不过他毕竟是夏侯渊嫡长子,他这一脉的传承史书还是交代了一番。

夏侯衡死后,儿子夏侯绩继承了爵位,夏侯绩出任过朝廷的虎贲中郎将。夏侯绩死后,儿子夏侯褒继承了爵位。

二、次子夏侯霸(仲权)

夏侯霸是夏侯渊的第二子,理论上非长子不能继承爵位,想要官爵得自己奋斗。

夏侯霸在曹魏比较活跃,夏侯渊被黄忠斩杀,常咬牙切齿,立志要报父仇。曹魏代汉后,曹丕任命夏侯霸为偏将军,赐爵关内侯。

公元230年曹真伐蜀,夏侯霸为先锋。蜀汉见夏侯霸是个无名之辈非常小看他,派兵对他所率军队进行攻击,夏侯霸初次领兵经验不足,第一次交锋就失利了,好在夏侯霸还算镇静,亲赴鹿角指挥(和他爹有一拼)终于等到援军。

公元239年,曹睿托孤曹爽(曹真之子)和司马懿,夏侯霸得到了曹爽的重用,魏帝曹芳任命他为讨蜀右将军,进封博昌亭侯。后又代替夏侯儒(夏侯尚的从弟)出任征蜀护军,归征西将军统帅。当时的征西将军是曹爽的表弟夏侯玄(夏侯尚的儿子,夏侯霸的侄子)。

夏侯霸在西南军区多次与蜀军作战,期间与司马懿的嫡系郭淮产生了矛盾。

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曹爽被诛杀,朝廷召西南军区的总司令征西将军夏侯玄回京述职,夏侯玄回京后被解除兵权。替代夏侯玄的是司马懿的嫡系郭淮。夏侯霸因和郭淮有矛盾担心在军中被害,于是就选择了投奔蜀国。

入蜀时,夏侯霸非常悲催的迷了路,粮食吃完只得杀马充饥,步行入蜀。幸亏蜀汉刘禅听到消息,派人去接应,夏侯霸这才顺利的到了成都。

夏侯霸的从妹妹(前面也提到了)是刘禅的丈母娘,夏侯霸也算是蜀汉皇亲,当夏侯霸到了成都时,刘禅拉着夏侯霸的手,给他介绍自己的儿子,说这都是夏侯家的外甥。

夏侯霸在蜀国成了姜维伐魏的帮手,姜维北伐时,曾经问过魏国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物,夏侯霸告诉姜维,钟会、邓艾是个人物,需要小心。夏侯霸在蜀汉官居车骑将军,后随姜维北伐时阵亡。

夏侯霸“叛魏”,理论上他留在魏国的儿子是要受到牵连,但是考虑到夏侯渊的功绩(也可能考虑到错综复杂的联姻关系),只是将夏侯霸的儿子调到了魏国的东北乐浪(现的朝鲜平壤)。

注:曹魏联姻错综复杂,夏侯霸的女儿是晋朝名将羊祜的妻子,而羊祜的姐姐是司马师的继室。

第三子夏侯称(叔权)

夏侯称小时候就爱和小伙伴玩打仗的游戏,自任渠帅,有违抗不愿意玩的,他就会打鞭子惩罚。夏侯渊觉得这孩子有些领兵打仗的资质,让他读项羽传和兵书,打算重点培养一下,结果夏侯称说“能则自为耳,安能学人”,大意就是我要有能力天生就会有这本事,学别人干嘛?

十六岁的时候,敢骑着马追老虎,没人拦得住,只一箭就能射杀老虎。连曹操都听说了这孩子。

另外夏侯称和曹丕的交情也不错,每次参加宴会,很有气势的一坐,连机辨之士都压不住他。名声响亮很多人都愿意追随他。照这个趋势发展,夏侯称有极大可能成长为一代将才,可惜的是他十八岁就死了。

第四子夏侯威(季权)

夏侯威是夏侯渊第四子,有狭义风范,曾经担任过荆州和兖州的刺史,和曹丕 、曹植的关系不错。

夏侯威有识人只能,在荆州任职期间,发现年轻的羊祜(晋国名将)是个人才,于是出主意将二哥夏侯霸的女儿嫁给羊祜。

有个相士给夏侯威看过相,说他49岁时能担任州牧,但是这一年有个坎,过不去就挂了,过去了就能活到70。结果真的就是49岁病逝了。

夏侯威有两个儿子,长子夏侯骏,做过并州刺史,次子夏侯庄,做过汝南太守。夏侯庄的妻子是晋景阳皇后(也就是司马师的老婆,羊祜的姐姐)的妹妹。夏侯庄的女儿夏侯光姬是西晋琅琊王司马觐的王妃,司马觐和夏侯光姬之子司马睿是后来的晋元帝。

曹家的天下虽然被司马家取代,但是夏侯威搞的这手联姻,保证夏侯家在晋朝依然不倒。

第五子夏侯荣(幼权)

夏侯荣是夏侯渊的第五子,从小就很聪明,七岁能写文章,每天看很多书,用不了几天就能记住并理解书中的内容。曹丕曾经请他做客,当时宾客有百余人,曹丕将宾客的名片让夏侯荣看,他只看一遍就能与每个宾客谈话,不会弄错一个人。(聪明程度和曹冲有一拼)

汉中争夺战,夏侯渊战死,当时夏侯荣在军中,那时候才十三岁,左右劝他赶紧逃走,夏侯荣不逃,对属下说“我父亲为国捐躯了,我怎么能逃呢?”于是拔剑冲入阵中奋战,最后战死。

第六子夏侯惠(稚权)

夏侯惠,夏侯渊第六子,以才学见称,善于写奏章,善于写文作赋。历任散骑侍郎,黄门侍郎,燕相,乐安太守。37岁时病逝。

第七子夏侯和(义权)

夏侯和,夏侯渊的第七个儿子,清辩有才论,文帝(曹丕)当相国时,夏侯和是相国左司马。后来又担任过河南尹,太常,征西将军。

钟会灭蜀反叛,当时夏侯和正出使成都,因钟会有功,回朝后被封为乡侯。晋朝建立后,夏侯和因议论过立储的事,被晋武帝夺了兵权,迁任光禄勋。

夏侯渊这七个儿子,长子夏侯衡碌碌无为,三子夏侯称(18岁)、五子夏侯荣(13岁)早亡,另外四个儿子夏侯霸、夏侯威、夏侯惠、夏侯和在魏国都很活跃。这四人在演义中102回“司马懿占北原渭桥 诸葛亮造木牛流马”被司马懿举荐登场。

懿曰:“夏侯渊有四子:长名霸,字仲权;次名威,字季权;三名惠,字稚权;四名和,字义权。霸、威二人,弓马熟娴;惠、和二人,谙知韬略:此四人常欲为父报仇。臣今保夏侯霸、夏侯威为左右先锋,夏侯惠、夏侯和为行军司马,共赞军机,以退蜀兵。”

由于四人在曹魏的活跃度以及在演义中又是一同出场,因此在有些三国游戏中也被称为“夏侯四杰”。

另注:演义中夏侯楙是夏侯渊长子,应是演义记录错误,夏侯楙实为夏侯惇之子。

3、明朝开国大将蓝玉被实行剥皮酷刑?

蓝玉的死,随着太子朱标的死,就是注定的。但是处死的方法却有不同,死的轻松干脆的,一刀斩首,没有痛苦,死的悲惨的,千刀万剐,生不如死。蓝玉更惨,凌迟处死之前,还被活生生的剥下完整的人皮,进行剥皮实草的酷刑,最后被朱元璋派人送到蓝玉的女婿,蜀王朱椿的家里世代供奉,直到明末反王张献忠占领蜀中,这张人皮还在蜀王家里供奉着。

“朱元璋为什么对蓝玉这么狠?”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蓝玉的所作所为自找的,让朱元璋积累的怨气在一朝爆发,杀他是为了江山稳定,可是残忍的折磨他,则是朱元璋为了出一口长期积攒的怨恨之气,同时也能震慑和蓝玉类似的其他人。

蓝玉和朱元璋是同辈人,是常遇春的小舅子,是太子妃常氏的亲娘舅,自然也就是朱标的舅舅,辈分虽然老,但是年龄不大,如果按年龄来算的话,比朱标大不了多少,只能算是孩子辈儿了。

但是年龄小有年龄小的好处,这一点看下去就会明白。

当初朱元璋从一个小兵一路崛起,占凤阳,破濠州,攻集庆,改南京,南征北战,破陈友谅60万大军于鄱阳湖,灭张士诚于苏杭,一统南方。

1367年11月,令35岁的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徐达为副将军,率领二十五万大军北伐,1368年定都南京,在南京城郊紫金山巅祭天建国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

与此同时,北伐军也是一路高歌猛进,势如破竹,攻山东,入大同,直逼元大都,元顺帝惊慌失措,仓皇弃城北逃,北伐军顺利进入大都,1369年12月,北伐军大获全胜凯旋而归,遗憾的是副将军常遇春在凯旋途中突然暴毙,年仅四十岁。

1370年,朱元璋大封功臣,封开国六公爵:李善长、徐达、常遇春、李文忠、冯胜、邓愈六位,常遇春的爵位由其长子常茂承袭,封郑国公,常遇春追封开平王,谥号忠武,配享太庙,赐葬帝陵钟山之阴安葬,位列开国功臣第二。

朱元璋大封功臣,封赏侯爵二十八人:汤和、唐胜宗、陆仲亨、周德兴、华云龙、顾时、耿炳文、陈德、王弼、王志、郑遇春、费聚、吴良、吴桢、赵庸、廖永忠、俞通源、华高、杨璟、康铎、朱亮祖、傅友德、胡美、韩政、黄彬、曹良臣、梅思祖、陆聚。

还有以刘伯温为首的伯爵等其他爵位,并赐予免死的丹书铁券,大小所有有功官员一一封赏,大赦天下。

而此时年轻的蓝玉还没有出头的机会,大明开国二十四将个个都是绝顶的统帅之才,辅佐朱元璋南征北战打下了大明天下,蓝玉他还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朱元璋并没有将他忘记,相反,对他的潜力特别看重,而且对他有着特殊的安排,寄予厚望。

常遇春死的突然,打乱了朱元璋的部署,让朱标失去了将来登基最大的支持,蓝玉的作用,就显得更加不可或缺了。

1371年,18岁的朱标娶了常遇春的女儿常氏为太子妃,而蓝玉也由扬州千户所千户,经过朱元璋的安排历练,通过战功一路升迁到五军都督府。

蓝玉开始崭露头角,跟随傅友德平定云南,随邓愈扫平吐蕃,决战昆仑山,和沐英征战西蕃,征讨西南,可谓是战功赫赫。年轻气盛的蓝玉渐渐露出了居功自傲骄狂的本性,盛气凌人,甚至夸张地包下了庞大的花船,与数名青楼女子以及一帮武勋在江上纸醉金迷,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朱元璋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只是提点了几句 ,没有多说。因为随着太子朱标大婚,蓝玉作为朱标的妻舅,已经与太子朱标牢牢的绑在一起,又经过朱元璋的刻意安排,让朱标不断的给蓝玉施予恩惠,使得蓝玉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朱标的死忠心腹,只要做到这一点,朱元璋对于一些不触犯底线的事情还是能够容忍的。毕竟,

像朱元璋这样,巴不得自己的储君宝贝儿子,把朝堂官员全都培养成太子心腹的皇帝,也是历史上独一份儿。

这在其他朝代绝对是帝王不允许的,唐玄宗因为皇子们培养心腹的谗言一日诛杀三子就是例子,汉武帝刘彻因为巫蛊之祸逼死太子刘据,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权力。朱标的储君之权大的没边儿,后世人们说朱标是常务副皇帝,历史上权力最大,位置最稳的储君,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看朝堂这些肱骨老臣,宋濂、李善长、刘伯温、徐达还有死去的常遇春,这些重臣不是太子东宫的老师太师就是太傅太保一类的,可以说朝堂上凡是有能力的文武官员都是东宫属官,朱标可以说没有皇帝之名但有皇帝之实。

换句话说,如果说朱标想称帝的话,这些朝中臣子到底支持朱元璋还是支持朱标,还真的说不准,但是就像后世人们说的,如果真是这样,朱元璋可能还巴不得呢,说不定会哈哈大笑的夸赞:

“标儿有出息。”

然后亲自把朱标扶上龙椅,自己退位呢。毕竟满朝全是是太子心腹臣子,还有处理国政批阅奏章的权力,这和皇帝有什么区别?

但就是这样,朱元璋还闲不够,生怕给自己的宝贝儿子给的少了,安排的不够稳当。

“所以,蓝玉的作用就来了”

随着国家稳定下来,老一辈的淮西武将们常年舞刀弄枪,也渐渐的老了,朱元璋需要在军中给朱标培养一个新生代领军人物,蓝玉就是朱元璋的目标,蓝玉虽然嚣张跋扈,桀骜不驯,但是对太子朱标是绝对的死忠,绝对的拥护,能力不凡,假以时日,是个不可多得的杰出统帅。

在朱元璋看来,只要你忠心拥护我儿子那就够了,而且确实有本事能帮到我儿子,咱就能给你想要的,让你永沐皇恩。反之,若是你对我儿子有一丝半点儿坏心思,那么生不如死就在眼前了。

可是蓝玉不懂得这一点,他自大的认为,自己的姐夫是开国功臣,自己也是战功赫赫,外甥女还是太子妃,自己和皇帝是一起扛过刀的好兄弟,又是儿女亲家,是一家人,没有比他更加尊贵的皇亲国戚。

可他忘了君臣有别,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变得更加嚣张跋扈,这也为他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1387年,蓝玉奉命率军北伐,清扫北元残留余孽。临行前,朱元璋千叮咛万嘱咐,如果抓到北元皇室中人,不可怠慢。他要用这些人树立形象,收揽天下人心。蓝玉满口答应下来,浩浩荡荡的率军出发了!

朱元璋带领百官目送大军远去,旌旗猎猎,军威浩瀚,马蹄滚滚,杀气不变,似一朵庞大的带着血腥气的红云向远方快速裹去。

北伐军在蓝玉的率领下一路攻城掠地,连战连捷,在庆州大破北元军队。正巧,斥候来报,在捕鱼儿海发现北元皇族行踪,蓝玉满脸兴奋之色,他知道,泼天大功就在眼前,嚎了一嗓子招呼众人上马直扑捕鱼儿海。

经过马不停蹄的千里奔袭,终于在北元残军撤出之前合围全歼,元军死伤殆尽,只剩下北元皇族围在了这里,皇子公主皇妃总共多达三千余人,彻底取得:

“捕鱼儿海大捷”

经此一战,北元元气大伤,无力再反扑中原,只能远遁漠北,苟延残喘。

得此大功,蓝玉兴奋的忘乎所以,此刻的他声威达到了极盛,彻底不可一世。

但是人往往再兴奋的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就容易犯下大错。蓝玉被大胜冲昏了头脑,把朱元璋临行前的嘱托彻底抛诸脑后,看着娇滴滴的,美艳非常,端庄艳丽的北元皇妃,顿时色心大起,眼冒绿光。

“不顾众人的劝阻,当夜就了北元皇妃。”

这位皇妃也是个烈性子,不堪受辱,自尽了!

众人心里一突,表情凝重,坏事了!

北元皇妃一死,皇帝原先想的计划彻底泡汤了不说,反而彻底玷污了形象,还以为明君是什么洪荒野兽呢,惹得天下骂名。蓝玉这是违抗皇命,犯下了欺君大罪!自古以来,这至少都是灭满门的罪过,蓝玉虽有大功,但是功不抵过啊!

这下蓝玉要完犊子了!

但是蓝玉却不以为然,看着众人眼里对他的担忧,呵呵一笑道:

“朱元璋不会杀我!”

众人彻底无语了!什么叫飞扬跋扈?这就是!

但是蓝玉的嚣张狂傲不止如此。就在众人班师凯旋,路过长城喜峰口关卡的时候,就因为守关将领开门慢了一点儿,不等守将说话,他直接一声大吼:

“铁骑破关入城,敢挡者,杀无赦!”

众军骑着烈马嗷嗷叫着冲关卡扑了过去,马蹄阵阵,顿时鲜血飘洒,尸横遍地。

随军的将领惊的脸色发白,双腿颤颤!

蓝玉这是要把天捅个窟窿啊!守将关卡那代表的是皇帝在此地的皇权啊,你公然动手,这等于是直接和皇帝开战啊,不是是什么?你蓝玉的九族就算每人长了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搞不好我们这些将领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原本想着乘着这次大功,还能把爵位再升一升,给子孙多积攒点儿家底,现在好了,全家老小的命能保住就不错了!

可是此时蓝玉根本不在乎众人在想什么,一路破关而入,毫不停留的纵马狂奔,肆意张狂,天下我最大!

众武将看着滚滚疾驰而去的大军,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几天后的末日!面露沮丧,气的仿佛要哭出声了。

“驾!”化悲愤为力量的一夹马腹,马儿感受着格外沉重的腹痛一声嘶鸣!马蹄高扬,绝尘而去!

“是死是活,总得面对啊!”

几天后,南京城门外,凯旋大军归来,本是应该普天同庆,百姓夹道欢呼,君王带领百官,十里相迎破虏大功的这些凯旋将士的名场面并没有出现,甚至相比于以前显得更加冷清了,都看不到什么人影。

神经大条的蓝玉满脸兴奋的笑容也僵住了!这和想象中的皇帝喜迎功臣的情景不同。只能有一个原因:

“ 皇帝生气了!”

这是下马威,也是无声的怒气,蓝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了看周围的同僚,都是一副阴沉,满脸死气的样子,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做的事儿。

虽有些担心朱元璋的火气,但也每当多大事儿:

毕竟他蓝玉,可是和皇帝一个战壕扛过刀的兄弟,还是亲家,是一家人,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儿。

想到这儿,蓝玉放心了。长呼一口气,骑着马儿不紧不慢的朝着皇宫走去,众人紧随其后,一言不发,路上所有人静的可怕!

到了宫里,众人候在外面跪地请罪,等候召见!

出乎意料的是,朱元璋没见他们,也没有责罚他们,内侍出来宣读了一封旨意,大概的意思就是夸赞他们的功劳,以及要何时封赏他们之类的话,然后就让他们回去了。

蓝玉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众人一眼,勾唇一笑。得意的扬长而去。

“就说嘛!咱和皇帝可是兄弟兼亲 家,多大点事儿?”

只有其他人,相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忐忑不安。

都是跟着朱元璋尸山血海里趟出来的杀才,朱元璋的性格,他们再清楚不过,最怕的,就是这种出乎意料的宁静,之后就是滔天的怒火,往往伴随的就是无数人头滚滚。

“谁能承受的住朱元璋的怒火?”

但现在也无可奈何,只能回去等消息,听天由命了,随即满脸愁容的离去。

而此时,朱元璋正背着双手,站在殿内的阁楼上眺望着离去的众人,明龙袍显得那么高不可攀,贵不可言,身形高大威严,犹如天地神祗,让人不敢冒犯,只能跪地匍匐。

目视着蓝玉离去的背影,朱元璋刚毅的面容无比平静。可是细看之下,那双黝黑的双眸中,却是翻滚着滔天的怒火,似火龙翻滚,要喷出焚尽一切的炽热岩浆一般。

过了许久,朱元璋缓缓的收回目光,慢悠悠地低下头喃喃道:

“蓝玉,你可不要自己找死啊!”

顿时,冲天的杀气在无声中充斥着整个宫殿,似乎要将空气凝结!

此后几天,除了没心没肺的蓝玉越加张狂跋扈,经常留恋青楼歌舫之外,其他人仿佛就像鹌鹑一样待在家里担惊受怕,生怕哪一天,皇帝的圣旨和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找上门来处死他们。

但是一切出乎他们的预料,朱元璋给他们这些将士不但没有任何惩罚,反而加官进爵,赏赐众多!

只有蓝玉,原本之前朱元璋是要给他受封“梁国公”的改成了“凉国公”,对此,蓝玉的表情似有不满,很不好看。

后来,蓝玉在京城越加肆无忌惮了,到处跑马圈地,欺男霸女,但是朱元璋都只是稍微训戒几句,基本上没怎么惩罚,这让蓝玉更加肆无忌惮。

蓝玉也就在这不可一世的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但是人的命运往往不可能永远那么顺风顺水,总要经历磨难才能成长,而蓝玉的成长就是以死亡为代价。

洪武二十四年,一个惊天噩耗传来,似乎将整个大明的天都轰塌了!也震的满朝淮西勋贵脸色发白,似乎末日真的来了。

一夜之间,整个南京城挂满白藩,全城军民满身素缟,披麻戴孝,满脸哀伤,宫墙之内,嚎啕大哭的男女老幼之声此起彼伏。因为:

“ 太子朱标薨了!”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看着明明那么健朗的太子,只是去西安巡视了一趟,回来后却直接就一,直接去了!

朱标一死,断了多少人的未来!

淮西勋贵集团早在朱元璋明里暗里有意无意的安排下,和太子朱标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太子朱标,就是他们淮西勋贵横行无忌有恃无恐的命脉所在。

但是现在太子没了,在朱元璋的眼里,他们的存在就是相反的,就成了大明安定最大的毒瘤,因为他们与朝堂上的江南士族集团水火不容,势必除之而后快!

他们的末日似乎真的已经可以看到了!几乎再无转圜的可能!

而此时的朱元璋,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本就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现在满头白发披在后肩,面容憔悴,再也没有了昔日征南逐北,扫灭群雄的威武霸气,也没有了洪武大帝开国雄主满身高不可攀的威严与杀气,此刻的他只是一个痛失爱子的可怜老人。

满脸的泪水,嘴唇颤抖的哭出声来“标儿”!

听的让人心里一颤,痛彻心扉!

朱元璋一生苦难,幼年丧父母全家,中年失去了他此生的挚爱马皇后,以及放在心尖尖上疼爱,高呼大明三代明君的嫡长孙朱雄英。

一个人一生所能受的苦难,朱元璋似乎都尝尽了,可是他仍然坚强了起来,因为他的希望之火没有彻底磨灭,他还有倾注一生心血的爱子,大明储君,未来的盛世明君朱标。

可是,老天何其残忍,临老临老,让朱元璋一生的心血付诸东流,何其悲惨?

原本当初的朱元璋,只是一个有着最大的梦想,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穷小子朱重八,可是这世道让他活不下去,他只能反抗。如今的他驱逐鞑虏,光复中华,从南伐北,打破北伐不成功的魔咒,重振华夏断了百年的脊梁,利国利民之策惠及天下,他的功勋彪炳史册。

老天爷本该赐他一个含饴弄孙的幸福晚年生活,可是没有,老天爷就是看不惯他,就是要让他历尽人世心酸,鳏寡孤独!

老天爷,你何其残忍!

但是朱元璋到底是朱元璋,似乎什么苦难都打不倒他,抹掉眼泪,缓缓起身,瞬间威武的洪武大帝上线。

儿子死了,帝国的未来还要继续。

“ 儿子重,江山社稷, 万千黎民,亦重!”

朱标的葬礼空前隆重,帝王规格,生前有帝王之实,死了!朱元璋亦不会让他的好儿子降位半分!

葬于紫金山东陵,和马皇后相伴,在一个大型的地宫陵墓,分为三大块,东陵和西陵已经住进去了主人,只有中间的孝陵还空着,那是他朱元璋百年之后的居所,到时候他会去那里和他们相伴,一家三口,再不分离!

转眼过去数月,太子葬礼之事落下帷幕,皇帝年纪大了,但现在:

“储位空悬”

人心不定,众臣有意上奏,让皇帝新立储君以固国本,但是谁又敢触霉头?当朱元璋一路杀出大明江山的刀不锋利?

可是事情还是得解决,拖的太久,于国家基业大为不利!没办法,只能是深得朱元璋信任又头铁的刘三吴去说了。

刘三吴此人忠心正直,刚正不阿,出了名的头铁。

别提方孝孺,此时的方孝孺还只是刘三吴门下的小呢?在朝堂地位不高,还轮不到他出来显摆。

但是尽管是刘三吴,也是在朱元璋的咆哮声中被赶了出来,只能无奈的摇头叹息。

只不过,这种难度打不倒他刘三吴,过了没几天,又头铁的去找朱元璋进言了。

朱元璋气的压根直痒痒,咬牙切齿,手下意识的朝着腰间挎刀的地方摸去,结果空荡荡的,摸了个寂寞,满脸杀气,恨不得吃了刘三吴。

刘三吴抖着白花花的胡子云淡风轻,一脸平静,恭敬的拱手继续劝谏,朱元璋气的真想杀人,但他又知道刘三吴没坏心,说得也不错,储君不定,国家不稳,标儿……去了……

想到儿子,他的那个寄予厚望的好大儿,又是一阵剜心的痛,痛彻心扉。

你怎么就去了呢?留下这烂摊子可咋整?

朱元璋什么人,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眼角余光瞥见殿中站着的刘三吴,眼睛一瞪,嘶吼着让刘三吴建议人选。

是的,朱元璋妥协了!

他是一个老父亲,但他也是一代帝王,身兼万民福祉,不能只沉浸在悲伤中意气用事。

亲情重,江山更重!

但是刘三吴又不敢私自提储君人选,毕竟这是皇帝才能决定的事,作为臣子只有参考建议之权,若敢明目张胆的说让谁当储君,就算皇帝同意了!但是这个疙瘩也就结下了!

最终的命运无外乎两种,一是参与党争夺权,满门抄斩;二是心怀不轨,肆意擅权决定储位,欺君!也是!诛九族!两头都不讨好!

所以闭嘴才是明智的选择,看着朱元璋犀利的目光,刘三吴这个铁头直接坐蜡了!

朱元璋知道他的意思,也不强求,自己开始低头寻思!其实他看好燕王朱棣,能文能武,最像自己!如果登基为帝,定然是一代雄主!

可是当朱元璋把想法说出来时,刘三吴直接一句话就堵死了他:

“若立燕王,二王如何自处?”

朱元璋又是一阵气急,蹬了刘三吴一眼,没说话。

其实刘三吴说的也没错,秦、晋二王是燕王的兄长,若立燕王,则违背了自己制定的《皇明祖训》里的铁律:

“居嫡长者,必正储位,坐镇东宫,为大明储君!

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贤”

这是他亲自制定的祖训,让后世为帝子孙服从的铁律,总不能他自己制定的规矩自己先打破了吧?

大明以孝治天下,以德服天下,他之所以制定《皇明祖训》,就是不想后辈子孙为了皇位,像李唐一样,亲人之间血流成河,他朱元璋一生亲缘淡薄,所以他最重视亲情,不然以二王以前犯的错,早死了百八十回了。

李唐的那种父子兄弟相残是他朱元璋坚决不愿意看到的。看看唐朝,虽说强盛,也是以礼治国,嫡长继承制,可是从开国以来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夺位之后,李唐皇室那一代帝位继承不是骨肉相残?到了第九代皇帝唐代宗李豫才是唐朝第一个以长子身份从太子正式登基的,而且登基的过程还有各种叛乱,如果他朱元璋的子孙这样,想想都难以接受。

不能选燕王,有些遗憾,毕竟燕王是有帝王之资的,但是没办法,一旦选了燕王,那就完全走了李唐的老路了,开了这个头,恐怕以后就是数不尽的朱家子孙为了皇位相互明争暗斗,厮杀不止,宫廷叛乱不断,他朱元璋坚决不允许。所以,

“燕王不能选!”

但是二王更不能选,秦王残暴,百姓是出了名的,晋王脾气暴躁,没有帝王之才,也不能选。

这一下子让朱元璋陷入了为难,诺大的大明帝国竟然找不到一个合理的人?

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刘三吴给朱元璋提了个醒。

“选皇孙为储”

朱元璋猛然眼睛一亮,对呀,皇孙!咱标儿还有儿子呀,如果选了皇孙,既不违背自己制定的规矩,也没有儿子辈之间的为难了,都没有话说。

朱元璋这下高兴了,看了刘三吴一眼,露出满意之色。

嗯,想不到这老家伙还有点儿东西!

但是选哪个皇孙呢?

朱标一共有五子,太子妃常氏生有两子,嫡长子朱雄英,嫡次子朱允熥。

侧妃吕氏生有三子,庶长子朱允炆,五子中排行老二,庶次子朱允熞,五子排行老四,庶三子朱允熙,五子中排行老五。

朱雄英倒是天资不凡,可惜8岁夭折, 不然就是妥妥的大明储君

而朱允熥和朱雄英一母同胞,但是想起这个嫡次孙……,朱元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本来朱雄英没了,那么朱允熥就是唯一的嫡孙,本应该是最合理合法的储君人选,只是这个孩子实在是……一言难尽啊!

朱允熥生于洪武十一年,比朱雄英小 四岁,比朱允炆小一岁,生母常氏因 为生他难产而死。

从小兄弟俩就是马皇后在坤宁宫扶养长大的,祖孙感情极深,所以朱雄英夭折后,马皇后悲伤过度,承受不住打击,挺了不到两个月也去了!就只留下了朱允熥一个人,而朱标一直忙于朝政,对朱允熥疏于照顾,朱允炆等庶出三兄弟又是他有些排斥,时间一久,朱允熥养成了人后山大王,人前懦弱胆小的形象,面对长辈吓得说话都结巴,直往朱标身后躲。

胆小怕事还不学无术。这样的性子,就算把皇位交给他,恐怕三天就被人给架空了吧?

那就只能是朱允炆了,虽然说朱允炆是庶子,但是自从常氏难产死后,朱标一心扑在朝政上,没有再纳妃的打算,可东宫的得有一个能主事的女主人操持呀。所以,思来想去,就把侧妃吕氏扶正了,成为太子妃,那么朱允炆也就勉强算是嫡子了。

只不过这个嫡子跟朱允熥这种货真价实的嫡子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毕竟妾室始终是妾室,是从侧门接进东宫的,太子妃穿大红嫁衣坐八抬大轿走正门堂堂正正拜了天地的夫妻,而侧妃是穿着粉色衣服从侧门进东宫的,更别提拜堂了。即使扶正了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在正妻灵前也只能持妾室之礼,身份在成亲当天就定型一辈子了,庶子自然也是一样,

只不过作为立储君的条件是勉强符合身份规定了。

至于朱允熞和朱允熙,则是年龄太小,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他朱元璋的年龄也等不了那么久了。所以,思来想去就只能是朱允炆了,

刘三吴也认为朱允炆不错,知书识礼,学习功课也是刻苦用心,看起来是一个好苗子,可为储君。

刘三吴这种对待学业苛刻的老学究都这么说了,朱元璋还能说什么?虽然选朱允炆为储君总有几分不得劲儿,但是这已经是能选的范围内最好的了。也不指望他能做什么开疆拓土的雄主,做个能治国理政的守成之君足矣!

至于守卫疆土之类的活,有他的那些叔叔们在没问题。朱元璋对自己的儿子们那是一百个放心。

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他眼中的守成之君却是手狠心黑,上台就削藩,那是真往死里削呀,不是被杀就是圈禁,要么就是流放或者贬为庶民。朱元璋更不会想到的是就在他死后四年,他眼中有帝王之姿最像他的燕王直接把他一手建立的大明来了个乾坤颠倒,打着“靖难”的口号推翻了他的孙子自己当皇帝了,确实和他想的一样,妥妥的帝王之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朱元璋是没有机会知道了,这是他朱元璋这一生第二次看走眼。第一次是杨宪,好家伙!直接把老朱骗得滴溜溜转,老朱直接崩溃大哭啊!再有就是这次了,他眼中守成之君的孙子和守疆卫土的藩王都让他看走眼了,但这些都不是他目前能考虑到的了。

储君定好了,就立朱允炆为皇太孙吧!就是感觉有点儿愧对朱允熥这个嫡次孙,不过这也是他自己不争气,就封他个吴王吧!算是补偿,这可是咱老朱以前的王号,是现在的大明诸王之首,相当于另一层意义上的储君,以前都是朱标兼任的,这次就给他吧!让他就藩于最富庶的杭州一生富足安稳!算是他朱元璋这个当爷爷的对嫡孙的补偿吧!

可悲的是,吴王虽然封了,但朱元璋不知道的是这个吴王没能就藩啊,他和子孙后代被朱允炆和燕王换着囚禁到死啊,他的子孙后代到了燕王曾孙朱祁镇的时候才放出来,与世隔绝了上百年,已经不辩牛马了,可怜又可叹!

但是对于此刻的朱元璋来说,嗯!储君定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给皇太孙铺路了,朱允炆有江南士族集团的拥护,而这些人和谁不和呢?

朱元璋沉思着,突然,眼中精光一闪,双眸一寒,凛冽的杀机一闪而逝,沉吟出声:

“淮西勋贵”

是了,就是他们了!

这帮人都是跟着自己一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妥妥一帮杀才,也是桀骜不驯的主。原本经过各种安排计划 ,本是给朱标安排的忠实拥泵,用来护持着朱标上位的最强力量,可是随着朱标的死,这些人成了朱允炆最大的阻碍。

朱标看似温和,实则外柔内刚,绵里藏针,手段不凡,才能镇住这些人,不管这些勋贵还是藩王兄弟,无不服服帖帖,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帝王手段岂会弱了?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朱标一死,这些人就是定时炸弹,一旦朱允炆登基,是绝对控制不住他们的,而淮西勋贵集团也不认可朱允炆,他们只会拥护朱标和常氏的血脉,这就是无法调和的矛盾。只要自己一死,朱允炆登基,本就水火不容的江南士族和淮西勋贵定会彻底撕破脸,到时候不仅朱允炆压不住,这才建立二三十年的大明王朝也会瞬间四分五裂吧!

想到这里,朱元璋满脸杀气,脸色阴沉!

谁敢威胁到大明基业,注定让他死无全尸。

但是江南士族集团是拥立朱允炆的,那就只能:

“诛杀淮西勋贵集团”

虽然这些人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一辈子的人,但是任何人也不能对江山社稷造成威胁。帝王本无情,一切的绊脚石根本就不该留, 本来想给他们留一个善终的,但是这个情形是做不到了,那就只能对不住他们了,以后到地下再赔罪吧。

那么该从谁下手呢?是了 ,还能有谁?

“蓝玉,你该死的时候到了”

我朱元璋对别的兄弟心有不忍,但是对于你蓝玉,那是早就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你欺我太甚!之前念着你是打仗不可多得的统帅之才,又对朱标忠心耿耿,原本打算一心把你培养成朱标上台后的军中第一人,让你们君臣相得益彰的,所以你的桀骜冲撞,咱朱元璋都忍了!可是朱标现在死了,你没那个好命啊!你对咱这个帝王曾经的欺辱,都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让你死都死不痛快。

咱就拿你开头铺路,给太孙朱允炆铺出一条登基的康庄大道来 。

洪武二十六年初,锦衣卫到处抄家抓人,很多武勋功臣抓得抓,杀的杀,到后来,惊天大案爆发,蓝玉被抓,罪名是:

“蓝玉谋反,勾结胡党,证据确凿”

对此 蓝玉连反驳都没有,就那么被抓走了,他并没有谋反,他自己清楚,朱元璋也清楚。虽然他曾经和胡惟庸走的比较近,但那仅仅是因为合得来,并无其他。而这只不是个杀他蓝玉的借口罢了。

这次的灾难,原本在太子朱标死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虽然他蓝玉神经大条,说话嚣张,但他其实内心深处很清楚,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太子朱标,太子没了,他也就危险了!册封朱允炆为皇太孙的时候 他就清楚:

“他蓝玉死定了!”

因为朱允炆是江南士族集团拥护,和自己不是一个阵营,甚至还是针锋相对势同水火的。他蓝玉一向桀骜,根本就瞧不起朱允炆这种庶子,他只会辅佐自己的外甥孙常氏一脉,朱允炆不配!而这就是无法调和的矛盾,就算自己表忠心效忠,朱元璋也不会相信的,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因为根本不可能,他蓝玉为首的淮西勋贵集团和支持朱允炆的那一波江南人,根本无法共存,所以,朱元璋为孙子清除障碍,再合适不过了!

只不过他蓝玉应该是不恨的,在嚣张过后,清醒冷静下来,他也会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心惊胆战吧?

违抗皇命北元皇妃,纵兵攻打喜峰关

这些都是足以灭九族的大罪,让他多活了这么久,他应该感谢才对。是他蓝玉太过狂傲,这是哪个帝王都无法容忍的,更何况他还有其他的毛病:

收数千义子死士 只认蓝玉不认朱元璋,私吞战利品,私自抢夺百姓良田等等。

罪行太多了!他蓝玉死不足惜,死的真的不冤!

走上断头台的那一刻 ,他看到了太多的老兄弟,王弼,冯胜,还有之前自尽的傅友德父子等,老兄弟们因为他这个刺儿头,直接一下子被拔除光了!

狡兔死,飞鸟尽,良弓藏,走狗烹! 自古不变的真理,他蓝玉认了!

看着一颗颗人头滚落,蓝玉无悲无喜,见惯了战场的腥风血雨,这诛杀一万五千人的牵连大案,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罢了!最后就剩他一人时,却换了刑法:

“剥皮实草?”

呵!好残酷的刑法!

蓝玉知道,自己做的孽要还了,也算罪有应得。他服!

只是此刑法还是太过残忍 了,活生生剥皮时,让这经历过无数生死的铁打汉子,还是忍不住咆哮出声,生不如死!

在受尽折磨临死前的那一刻,蓝玉应 该会为曾经的肆意妄为而后悔吧?

虽然没有那些嚣张拨扈无君无父的行为,在太子死后,他也难逃死亡的命运,但最起码不会受这些非人的折磨,走的体面一些吧?

所以说,做人平时还是别太猖狂,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相互体谅的好!犯不着自己找不痛快,安分守己最好!有些事情真的是有因果的,还是多行善事的好,佛家说的的一些因果善举,往往还是会得到好报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4、三国演义第九十九回概括50?

诸葛亮计取武都、阴平,后主刘禅诏诸葛亮官复原职。诸葛亮欲破司马懿,以退兵为名,大败前来追击的魏军。张苞病逝,诸葛亮下令退回汉中。曹真、司马懿入寇西蜀,诸葛亮预测一月内必有大雨,坚守不战。

诸葛亮大破魏兵 司马懿入寇西蜀建兴七年夏四月诸葛亮祁山等候魏兵,司马懿令张颌为先锋,十万大军兵到祁山,武都、阴平被诸葛亮攻下,张苞受伤回成都,戴陵,张郃站蜀兵,王平、张翼大战张颌,司马懿中诸葛亮之计,成都传张苞死讯,武侯病倒;诸葛亮回成都养病,曹睿拜曹真为大司马、征西大都,司马懿为大将军、征西副都督,讨伐西蜀。

5、演义中有哪些武将使用斧?

斧是一种用来劈砍的阔刃兵器。斧这种用途极广的实用工具舞动起來,姿势优美,风格粗犷豪放,可以显出劈山开路的威武雄姿。 在古代就有很多知名的历史人物用斧作为自己的武器,今天就给大家介绍下这些用斧的武将。

1.李逵

▲水浒传梁山好汉黑旋风李逵的武器是一对短柄大板斧

李逵系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里面的莽夫,梁山好汉108将的步兵头领,因个头生得粗壮黝黑,性格心粗胆大、率直忠诚,做事鲁莽好战,故江湖上人送绰号“黑旋风”。李逵是梁山好汉里步兵作战的步战急先锋。适合在步兵对阵时,他常常赤裸上身,手持双斧凭一身的蛮力勇猛地冲阵砍人,靠着战友的藤牌遮挡箭矢护体,敌兵无人敢挡李逵这莽夫的冲劲,故李逵是宋江哥哥率兵打头阵的忠实好帮手、马前卒。李逵使用的武器是一对短柄大板斧,武器本身无特别之处,贵在厚重皮实,手持这双板斧劈砍任何负隅顽抗的敌人完全是无坚不摧!

2.索超

索超系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里面归降宋江哥哥的北京大名府一员上将,担任梁山军队的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索超身材七尺以上长短,面圆耳大,唇阔口方,腮边一部落腮胡须,威风凛凛,相貌堂堂。惯使一根长柄金蘸斧。因他性急,上阵时当先厮杀,人称“急先锋”。

索超使用的武器是一根长柄金蘸斧,即用黄金嵌敷在斧背上加以增重的长柄斧头。挥砍开来势大力沉,无人能挡其锐。索超在被宋江哥哥招降之前却和使用长柄狼牙棒的霹雳火秦明打成平手,可见索超使斧功力不凡。

3.徐晃

徐晃乃三国时代曹操麾下的五子良将之一(余下是张辽、乐进、于禁、张郃)。徐晃第一次在三国演义书中出现;汜将崔勇出马,大骂杨奉“反贼”。奉大怒,回顾阵中曰:“公明何在?一将手执大斧,飞骤骅骝,直取崔勇。两马相交,只一合,斩崔勇于马下。曹操一见徐晃作战勇猛赞其真勇将也,很欣赏他的武艺,最终收纳在自己麾下为已所用。徐晃治军严谨,令行禁止,当时诸军云集于摩陂,曹操案行诸营,不少士兵出阵围观,唯有徐晃部下军营整齐,将士驻阵不动。曹操叹到:“徐将军可谓有周亚夫之风啊!”

徐晃使用的武器是一根长柄金背开山斧,开山斧也是一种古老的兵器,用于车马之战,可斫马劈车。因斧前有刺,可用扎法,但与枪的札法不同,枪扎出时要求后把碰前把,而斧是前后两把同时用力扎出,这谓“死把”,就像戳棍一般。因其头重,练斧多为左把,有时亦可换把使用。斧顶不可太厚,厚则重,练斧需要相当大的臂力。因其斧大,刃为月牙形,斧顶薄,其形似板,故又叫板斧。徐晃的大斧曾和许楮、关羽拼斗未见高低。

4.程咬金

程咬金系唐朝开国大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使一柄六十四斤重的八卦宣花斧(宣花之意即在斧面上刻上花纹),是一名性格直爽、粗中有细的福将。程咬金的使斧绝招是三板斧:

第一斧:劈脑袋,冷不防用斧头从上往下砍,无论对方攻击不攻击程咬金,程咬金因为只会这三斧子,所以大发拼命,而对方往往方寸大乱。

第二斧:鬼剔牙,在对方横武器招架时,收斧头,献斧纂,攻击对方面部,由于速度快,对方一般都使用铁板桥往后躲避。

第三斧:掏耳朵,在二马错蹬时,回身横扫,由于对方前招为铁板桥,刚起身,很难躲闪,所以这三斧子很厉害。

后人常说程咬金的三板斧意思就像是看起来很厉害但用完绝招后其实没什么后劲,即虎头蛇尾的意思。

5.金兀术

《岳飞传》中有一个大反派,那就是金国皇子金兀术。金兀术不姓金,他真名叫完颜宗弼,兀术是他名字的音译。由于《岳飞传》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于是世人更习惯称他为金兀术。在小说中,金兀术作为金国统帅,数次与岳飞交锋,屡屡落败。他的兵器是螭尾凤头金雀斧。

金兀术是完颜阿骨打的第四个儿子,被称为“四皇子”。他在与宋军的作战中,以勇猛著称。经历靖康之乱后,赵构在江南建立了南宋朝廷。金国打算趁着胜利继续攻打江南,试图彻底消灭南宋朝廷。赵构登基的第三年,金兀术作为金国主将开始南侵。金兀术首先攻占了安徽一带,而后率军渡过长江,一路南下,攻占杭州打到了宁波。

在宁波,金兀术久攻不下,受到挫折。由于金兵不习惯在南方作战,并且战线拉得太大,粮草供给补足,金兀术就有了退兵的打算。在退兵之前,他在江南一带大肆烧杀掳掠,打算第二年撤回江北。金兀术在撤军途中遇到了韩世忠的狙击,当金兵驻扎在镇江的时候,韩世忠将他们围困在了黄天荡,长达48天。期间,金兀术想要用金银珠宝,宝马良驹贿赂韩世忠,遭到韩世忠的严词拒绝。眼看金兀术就要被消灭的时候,出现了几个叛徒,偷偷地给金兀术指路,让金兵得以逃到南京。

到了南京,金兀术觉得十分憋屈,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烧杀抢掠。岳飞及时赶到南京,歼灭大批金兵。至此,金兀术的南侵计划彻底失败,率军回到江北。

几年后,金熙宗继位,金兀术成了金国的右副元帅。当时金国内部形成了主战派和议和派。主战派以金兀术为首,时刻准备攻下南宋的地盘。主和派的首领是左副元帅,他主张让南宋朝廷称臣纳贡,金国会把河南、陕西的部分地区退还给南宋朝廷。金兀术十分反对议和,他诬陷左副元帅有“通敌”的嫌疑,金熙宗听了金兀术的话,杀死议和派首脑,金兀术被擢升为都元帅。

金兀术大权在握之后,继续攻打南宋,双方在顺昌开战。历史中把这次战役称为“顺昌之战”,这是宋、金两国之间的一次重要战役。抗金将领刘锜指挥战斗,打赢了这场以少胜多的城邑防御战,金兀术大败,跑到了河南一带。

用武力无法攻下江南,金兀术就用起了歪门邪道。他一方面要和南宋议和,另一方面密信秦桧让他诬陷岳飞。以秦桧为代表的南宋投降派,接连陷害了以岳飞为首的多位抗金将领,最终达成议和。南宋向金国称臣,每年纳银25万两、绢25万匹。

此后南宋和金国进入了短暂的和平时期,没过几年金兀术也一。按照《岳飞传》中的描述,金兀术就是个大反派、大坏蛋,但历史不等同于小说,金兀术这个人物有必要继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