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浦则夫(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平面设计师)

杉浦则夫(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平面设计师)

杉浦则夫,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平面设计师?

一名优秀的设计师,审美观很重要!见识与眼界,决定所设计作品的高度!所以,要经常走出去,多开阔眼界,多参加一些艺术设计类展览,提升审美观!

 

一名优秀的设计师,要有用户意识,设计要很了解用户习惯,深度挖掘用户需求!要有市场营销意识,切合时代!

一名优秀的设计师,除了对色彩,构造,材质有了解,更要遵循自然之道,设计中融入生态理念!凡事擅长研究分析,理性思考,形成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

二战多少日军将领战死?

如果从日军发动9·18事变开始,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结束,把这个历史时期算作日本的二战,那么在中华大地上死亡的日军将领一共96名;在太平洋战场上日军将领死亡76名;在东南亚战场上日军将领死亡5名;在包括冲绳岛和硫磺岛的日本本土中,日军将领死亡27名;总共204名日军将领在二战中丧生。

 

如果刨去意外事故身亡,病死(不包括中弹后死亡),遇刺,的因素后,二战日军将领战死的人数是172名,其中2例存疑,秋山静太郎疑似是在日本战败后,而志位正人疑似是在事故中丧失,可能是他孙子志位正和为了获取选票为其塑造的光辉形象,硬说成是战死。

九·一八事变后死亡的日军将领古贺传太郎,陆军少将(追授),骑兵第27联队长,于1932年1月9日,在辽宁战死;

林大八,陆军少将(追授),第八联队长,于1932年3月1日,在上海战死;

白川义则,陆军大将,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于1932年4月29日,在上海遇刺身亡;

森秀树,陆军少将(追授),关东军靖安游击联队队长,于1932年12月16日,在辽宁战死;

武藤信义,陆军大将,关东军司令官,于1933年7月27日,在沈阳病亡;

饭冢朝吉,陆军少将(追授),第十师团63联队长,于1934年3月10日,在伊兰战死;

涉谷伊之彦,陆军中将,第16师团长,于1935年12月18日,在辽宁清原战死。

七·七事变后死亡的日军将领田代皖一郎,陆军少将,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与1937年7月15日,在天津病亡;

仓永辰治,陆军少将(追授),第三师团第六联队长,于1937年8月29日,在上海战死;

加纳治雄,陆军少将(追授),第101师团第101联队长,于1937年10月11日,在上海战死;

浅野嘉一,陆军少将,华北方面军淀泊场监,于1937年11月14日,在天津战死;

仪峨诚也,陆军少将,天津特务机关长,于1938年1月24日,在天津病故;

加藤仁太郎,海军少将(追授),朝光丸监督官,于1938年1月24日,在长江战死;

杵村光藏,陆军少将(追授),第101师团第101联队长,于1938年9月3日,在德安战死;

小笠原数夫,陆军航空兵中将,航空兵技术部部附,于1938年9月4日,在孝感事故身亡;

渡久雄,陆军中将,第11师团长,于1939年1月2日,在密山战死;

饭野贤十,陆军少将(追授),第106师团第103联队长,于1939年3月22日,于南昌战死;

山田喜藏,陆军少将(追授),第16师团第33联队长,于1939年5月12日,在随县战死;

田路朝一,陆军中将(追授),第15师团第15步兵团长,于1939年6月17日,在安徽战死;

吉丸清武,陆军少将(追授),战车第三联队长,于1939年7月4日,在东北战死;

大内孜,陆军少将(追授),第23师团参谋长,于1939年7月4日,在东北战死;

安部克巳,陆军航空兵少将(追授),第15战队长,于1939年8月2日,于东北战死;

森田徹,陆军少将(追授),第23师团第71联队长,于1939年8月26日,于东北战死;

山县武光,陆军少将(追授),第23师团第64联队长,于1939年8月29日,在东北身亡;

酒井喜美雄,陆军少将(追授),第23师团第64联队长,于1939年9月15日,在齐齐哈尔身亡;

内藤正一,陆军中将,第11师团长,于1939年11月28日,在安东事故身亡;

小林一男,陆军少将(追授),骑兵第14联队长,于1939年12月21日,在绥远战死;

中村正雄,陆军少将,第5师团第12旅团长,于1939年12月25日,在广西战死;

秋山静太郎,陆军少将,旅团长,于1940年1月23日在山东重伤死亡,另有一种说法是其在1945年后;

宝藏寺久雄,陆军航空兵中将(追授),陆军飞行学校校长,于1940年2月26日,在吉林事故身亡;

佐藤谦,陆军少将(追授),第33师团第214连队长,于1940年3月2日,在江西战死;

木谷资俊,陆军中将(追授),野战重炮第二旅团长,于1940年3月20日,在山西战死;

罔木德三,陆军少将,第23师团参谋长,于1940年5月13日,于齐齐哈尔遇刺身亡;

前田治,陆军中将,第35师团,于1940年5月23日,在北平重伤死亡;

藤堂高英,陆军中将(追授),独立第14旅团长,于1940年6月3日,在瑞昌战死;

大冢雄彪,陆军中将(追授),第一军经理部长,于1940年8月5日,在北平重伤死亡;

井上官一,陆军少将(追授),参谋本部部附,于1940年11月28日,于宜昌战死;

大角岑生,海军大将,南太平洋舰队司令,于1941年2月5日,在黄杨山坠机事故死亡;

须贺彦次郎,海军中将(追授),南太平洋舰队高参,于1941年2月5日,在黄杨山坠机事故身亡;

上田胜,陆军少将(追授),第37师团227联队长,于1941年5月13日,在山西战死;

大津和郎,陆军中将(追授),镇海湾要塞司令,于1941年8月10日,在镇海战死;

楠山秀吉,陆军少将,独立17旅团长,1941年12月3日,在徐州事故死亡;

山县业一,陆军中将(追授),兴亚院联络部调查官,第13军第116师团步兵第119旅团团长,于1942年3月24日,在日文资料中为中弹后病故,而另一种说法是新四军在安微巢湖,于1941年12月25日当场将其击毙。

副岛太郎,陆军少将(追授),第24师团90联队长,1942年5月21日,于锦州毙命;

酒井直次,陆军中将,第15师团长,于1942年5月28日,在兰溪战死;

小川一郎,陆航少将(追授),第61战队长,于1942年6月28日,于牡丹江事故身亡;

河源利明,陆航中将(追授),第四飞行团长,于1942年10月14日,在南海事故身亡;

冢田攻,陆军大将(追授),第11军司令官,于1942年12月18日,在太湖事故身亡;

下田宣力,陆军中将(追授),华北方面军第二铁道部监,于1943年1月26日,在华北娘子关战死;

水野操,陆军中将(追授),军军医部长,于1943年3月3日战死;

浅野克己,陆军少将(追授),第23军高级参谋,于1943年5月14日,在广东战死;

仁科馨,陆军少将(追授),第40师团第235联队长,于1943年6月1日,在湖南战死;

黑川邦辅,陆军少将(追授),第56师团参谋长,于1943年6月28日,在勐定战死;

中薗盛孝,陆航中将,第三飞行师团长,于1943年9月9日,在黄浦战死;

小仓尚,陆军中将,筑城本部长,于1943年9月,在省因事故丧生;

清野亨作,陆军少将(追授),筑城本部陆地测量部课长,于1943年9月10号,死于省事故;

樱田武,陆军中将(追授),参谋本部船舶司令部附,于1943年9月10日,在省东海岸发生事故身亡;

布上照一,陆军少将(追授),第116师团第109联队长,1943年11月23日,在常德战死;

中畑护一,陆军少将(追授),第三师团第六联队长,于1943年11月25日,在常德战死;

细谷直三郎,陆军少将(追授),第一师团工兵第一联队长,于1943年12月19日,在东北战死;

和田纯久,海军少将(追授),海南警备府政务局长,于1944年2月6日,在海南战死;

门间健太郎,陆军少将(追授),第三师团18联队长,于1944年2月29日,在长江战死;

大桥熊雄,陆军中将(追授),华北方面军特务部长,于1944年4月14日,在北平遇刺毙命;

下川意忠,陆军中将(追授),第11军第10野战补充队长,于1944年4月19日,在应城战死;

横山武彦,陆军中将(追授),第62旅团长,于1944年6月11日,在浙江龙游战死;

木村千代太,陆军中将(追授),第59旅团长,于1944年6月11日,在河南战死;

小金泽福次郎,陆军少将(追授),工兵第7联队长,于1944年6月19日,在黑龙江战死;

半田伊之助,陆军少将(追授),铁道兵第2联队补充队长,于1944年6月29日,在东北战死;

和尔基隆,陆军少将(追授),第116师团第120联队长,于1944年7月13日,在衡阳战死;

森玉德光,陆航中将(追授),白城子教导飞行团长,于1944年7月25日,在东北战死;

大桥彦四郎,陆军中将(追授),第三师团第18联队队长,于1944年7月25日,在湖南战死;

佐治直影,陆军少将(追授),第39师团参谋长,于1944年7月27日,于湖北战死;

志摩源吉,陆军中将(追授),第68师团第57旅团长,于1944年8月6日,在湖南战死;

腹部晓太郎,陆军中将,教育总监部部附,于1944年8月12日,在黑龙江孙吴县战死;

藏重康美,陆军少将(追授),第56师团第148联队长,于1944年8月16日,于云南战死;

大西洋,陆军航空兵少将(追授),第8飞行团团长,于1944年8月20日,在湖北战死;

楠野丰重,陆军少将(追授),第58师团第148联队长,于1944年9月8日,在云南战死;

有马正文,海军航空中将(追授),第26航空战队司令,于1944年10月15日,在省战死;

野田六郎,海军少将(追授),第一机动舰队机关长,于1944年10月15日,在省战死;

铃木义尾,海军中将,第三战队司令,于1944年10月21日,在省战死;

石井芸江,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神鹰号舰长,于1944年11月17日在黄海战死;

岛崎利雄,海军少将,追授中将,金刚号舰长,于1944年11月21日,在海峡战死;

铃木真雄,陆军少将(追授),关东军高级参谋,于1944年12月24日,在东北战死;

岛村矩康,陆军少将(追授),大本营参谋,于1945年1月15日,在广东战死;

山县正乡,海军大将(追授),第四舰队司令长官,于1945年3月7日,在浙江战死;

佐野忠义,陆军中将,中国派遣军军附,于1945年7月3日,在湖北病死;

涩谷紫郎,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101战队司令,1945年1月12日,在南海战死;

畠山耕一郎,海军中将,中国饭门后面舰队司令部附,于1945年1月12日,在南海战死;

光成省三,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独立第10飞行团长,于1945年6月21日在南方战死;

木下勇,陆军中将,第二飞行师团长,于1945年7月7日事故身亡;

关根久太郎,陆军少将,步兵第58旅团长,于1945年7月27日,在湖南衡阳战死;

被八路军击毙的5名日军将领沼田德重,陆军中将,第114师团长,于1939年8月12日,在山东被八路军击伤后,重伤不治身亡;

阿部规秀,陆军中将,第二混成旅团长,于1939年11月7日,在涞源战死;

吉川贞佐,陆军少将,华北五省特务机关长,于1940年,5月17日,于河南开封遇刺身亡;

饭田泰次郎,陆军中将(追授),第35师团步兵团长,于1940年11月28日,在山东重伤死亡;

吉川资,陆军少将,第59师团第35团长,于1945年5月7日,在山东战死。

据战后统计,被中国抗日军民击毙的104名日军将领中,其中元帅1名,大将4名,中将37名,少将62名。

在太平洋战场上被击毙的日军将领八代佑吉祥,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六根据地司令,于1942年2月1日,在爪哇海域战死;

山口多闻,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二航空战队司令,于1942年6月5日,中途岛海域战死;

前田利为,陆军中将,追授大将,北婆罗州守备军司令,于1942年9月5日,在马来西亚民都鲁北方海上发生事故身亡;

五藤存知,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六战队司令,于1942年10月12日,在萨沃岛附近海域战死;

5那须弓雄,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二步兵团长,于1942年10月26日,瓜达尔卡纳尔岛战死;

6堀井富太郎,海军少将,追授中将,南海支队长,于1942年11月23日,在新几内亚战死;

7小田健作,海军少将,追授中将,南海支队长,于1943年1月21日,在新几内亚战死;

8伊崎峻二,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二水雷战队司令,于1943年1月21日,所罗门群岛战死;

10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追授元帅,联合舰队司令官,于1943年4月18日,在布干维尔岛战死;

11高田六郎,海军少将,追授中将,联合舰队军医长,于1943年4月18日,在布干维尔岛战死;

12佐藤源藏,海军少将,追授中将,海军东南方面航空厂长,于1943年5月1日战死;

13阿部平铺,陆军中将,第41师团长,于1943年6月10日,在新几内亚战死;

14田村节藏,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7步兵团长,于1943年7月25日战死;

15秋山辉男,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三水雷战队司令,1943年7月6日,在新乔治亚群岛库拉湾战死;

16有末次,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8方面军参谋副长,于1943年8月29日,在俾斯麦群岛附近发生事故身亡;

柴琦惠次,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三特别根据地队司令,于1943年11月25日,在塔拉瓦岛战死;

山田道行,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24航空战队司令,于1944年2月6日,在马绍尔群岛那慕尔岛战死;

19秋山门造,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六根据地队司令,于1944年2月6日,在马绍尔群岛夸贾林岛战死;

20森本义一,陆军少将,福冈联队区司令,于1944年2月12日发生事故死亡;

21西田祥美,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海上机动第一旅团长,于1944年2月24日,在莱特布拉文岛战死;

22矢野俊雄,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海上第1旅团长第三大附张,于1944年2月24日,在莱特布拉文岛战死;

长谷川喜一,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22航空战队司令,于1944年3月29日,在加罗林群岛楚克岛战死;

24古贺峰一,海军大将,追谁元帅,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于1944年3月31日,在菲律宾宿乌岛附近发生事故身亡;

25上野权太,海军少将,追授中将,联合舰队机关长,于1944年3月31日,在菲律宾宿务岛附近发生事故身亡;

26片桐茂,陆军中将,第20师团长,于1944年4月28日,在新几内亚战死;

27远藤喜一,海军中将,追授大将,第九舰队司令,于1944年5月3日,在新几内亚附近战死;

28绪方真记,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九舰队参谋长,于1944年5月3日,在新几内亚附近战死;

伊集院松治,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1护卫船团司令,于1944年5月24日,在新加坡近海战死;

30门前鼎,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三护卫船团司令,于1944年6月9日,在日本南海海面战死;

31斋藤义次,陆军中将,第43师团长,于1944年7月6日在塞班岛战死;

井桁敬治,陆军中将,追授中将,第31军参谋长,于1944年7月6日,在塞班岛战死;

33南云忠一,海军中将,追授大将,中部太平洋舰队司令,于1944年7月6日,在塞班岛战死;

34高木武雄,海军中将,追授大将,第六舰队司令,于1944年7月6日,在塞班岛战死;

辻村武久,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5根据地队司令,于1944年7月8日,在塞班岛战死;

中川浩,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三水雷战队司令,于1944年7月8日,在塞班岛战死;

矢野英雄,海军中将,追授中将,第14航空舰队参谋长,于1944年7月8日,在关岛战死;

公平匡武,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31军参谋副长,于1944年7月18日,在塞班岛战死;

加岛三郎,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独立混成47旅团长,于1944年7月18日,在塞班岛战死;

重松洁,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独立混成第48旅团长,于1944年7月26日,在关岛战死;

冈部英一,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29师团参谋长,于1944年7月26日,在关岛战死;

高品彪,陆军中将,第29师团长,于1944年7月28日,在关岛战死;

角田觉治,海军中将,第一航空舰队司令,于1944年8月2日,在提尼安岛战死;

高桥一松,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2海上护卫队司令,于1944年8月4日,在小笠原群岛战死;

小畑英良,陆军中将,追授大将,第31军司令,于1944年8月11日在关岛战死;

田村义富,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31军参谋长,于1944年8月11日在关岛战死;

梶冈定道,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6护卫船团司令,于1944年9月12日战死;

猪口敏平,海军少将,追授中将,武藏号简章,于1944年10月24日在莱特湾战死;

竹田鼎三,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步兵第78旅团长,于1944年10月25日,在菲律宾宿务岛战死;

贝冢武男,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瑞鹤号舰长,于1944年10月25日,印尼恩加诺岛海域战死;

西村祥治,海军中将,第2战队司令,于1944年10月25日,在苏里高海峡战死;

阪匡身,海军少将,追授中将,扶桑号舰长,于1944年10月25日,在苏里高海峡战死;

筱田胜清,海军少将,追授中将,山城号舰长。于1944年10月25日,在苏里高海峡战死;

早川干夫,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二水雷战队司令,于1944年11月11日,在菲律宾奥尔莫克海域战死;

石田保忠,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桦太混成旅团长,于1944年11月20日,在库页岛敷香战死;

江户兵太郎,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31战队司令,于1944年11月25日,在莱特湾战死;

池田攻一,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35军附,第1师团参谋长,于1944年12月5日,在莱特岛战死;

川上青志,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三航空军参谋长,于1944年12月8日,在马来西亚还是发生事故死亡;

千田贞敏,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28特别根据地司令,于1944年12月25日,在莱特湾战死;

村井权治郎,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14师团司令部附,于1944年12月31日,在帕劳群岛战死;

重见伊三郎,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战车第三旅团长,于1945年1月27日,在吕宋岛战死;

山县栗花生,陆军中将,第26师团长,于1945年2月15日,在莱特岛战死;

岩渊三次,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31特别根据地司令,于1945年2月26日在马尼拉战死;

横尾阔,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14方面军附,于1945年4月16日,在吕宋岛战死;

铃木宗作,陆军中将,追授大将,第35军司令,于1945年在菲律宾民答那峨海战死;

森巌,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战车第二师团参谋长,于1945年4月19日,在吕宋岛战死;

近藤一马,海军中将,海军南西方面航空厂长,于1945年4月29日,在吕宋岛拉克机场西战死;

桥本新太郎,海军中将,第五战队司令,于1945年5月16日,在马六甲海峡战死;

杉浦嘉十,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羽黑号舰长,于1945年5月16日,在马六甲海峡战死;

北条藤吉,陆军中将,独立混成第54旅团长,于1945年5月26日在菲律宾棉兰老岛战死;

冲静夫,陆军少将,步兵第68旅团长,于1945年7月3日,在莱特岛战死;

栗栖猛夫,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26师团长,于1945年7月17日,在莱特岛战死;

冈村政夫,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18警备队司令,于1945年7月31日战死;

铃木铁三,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独立混成第55旅团长,于1945年8月1日,在菲律宾霍洛岛战死;

植山英武,陆军少将,追授中将,马尼拉航空厂长,于1945年8月4日,在吕宋岛战死;

小林隆,陆军少将,追授中将,马尼拉防卫司令,于1945年8月8日,在吕宋岛战死;

牧野四郎,陆军中将,第16师团长,于1945年8月10日,在莱特岛战死。

东南亚战场丧命的日军将领须藤巌,海军少将,追授中将,海军第101病院长,于1944年12月28日,在新加坡战死;

外立岩治,陆军少将,追授中将,南方通信队司令,于1943年1月26日,在泰缅边境战死;

水上源藏,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56步兵团长,于1944年8月4日,在缅甸战死;

安田利喜雄,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16野航修厂长,于1945年2月26日,在新加坡战死;

高田清秀,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缅甸方面军兵战监,于1945年5月21日,在缅甸战死。

在日本本土丧命的日军将领高田俐,海军少将,追授中将,安浦海兵团长,于1945年3月10日,在北海道函馆市安浦町事故中丧生;

有马征,陆军少将,追授中将,名古屋造兵厂厂长,于1945年3月13日,在名古屋事故中丧失;

伊藤整一,海军中将,追授大将,第二舰队司令,于1945年4月7日在冲绳岛战死;

池田荣之助,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海上机动第三旅团长,于1945年4月19日,在前往北海道途中战死;

千田贞季,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混成第2旅团长,于1945年3月8日,在硫磺岛战死;

市丸利之助,海军少将,追授中将,海军第27航空战队司令;于1945年3月17日,在硫磺岛战死;

大须贺应,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第109师团司令部附,于1945年3月26日,在硫磺岛战死;

栗林忠道,陆军中将,追授大将,第109师团司令部附,于1945年3月26日,在硫磺岛战死;

志位正人,陆军少将,追授中将,陆军兵器行政本部监督官,于1945年5月6日事故身亡(一说死于战场);

杉本丑卫,海军少将,追授中将,第26航空战队司令,于1945年6月12日,在冲绳岛战死;

大田实,海军少将,追授中将,冲绳方面根据地队司令,于1945年6月13日在冲绳岛战死;

和田孝助,陆军中将,第五炮兵司令,于1945年6月22日,在冲绳岛战死;

藤冈武雄,陆军中将,第62师团长,于1945年6月22日,在冲绳岛战死;

中岛德太郎,陆军中将,步兵第63旅团长,于1945年6月22日在冲绳岛;

牛岛满,陆军中将,追授大将,第32军司令,于1945年6月23日在冲绳岛战死;

长勇,陆军中将,第32军参谋长,于1945年6月23日,在冲绳岛战死;

木村正治,陆军少将,第33军高级参谋,于1945年6月23日,在冲绳岛战死;

雨宫巽,陆军中将,第24师团长,于1945年6月30日,在冲绳岛战死;

有川主一,陆军少将,追授中将,步兵第64旅团长,于1945年6月30日,在冲绳岛战死;

铃木繁二,陆军少将,追授中将,独立混成第44旅团长,于1945年6月30日,在冲绳岛战死;

大冢干,海军少将,追授中将,长门号舰长,于1945年7月18日,在神奈川县横须贺军港战死;

草川淳,海军少将,追授中将,日向号舰长,于1945年7月24日,在广岛县吴军港战死;

藤井洋治,陆军中将,第59军司令,于1945年8月6日,在广岛战死;

小谷一雄,陆军少将,追授中将,广岛联队区司令,于1945年8月6日,在广岛战死;

吉野弘之,陆军少将,东部军参谋副长,于1945年8月6日战死;

矶村武亮,陆军少将,追授中将,中部军管去参谋副长,于1945年8月10日,在山梨县战死;

杉山元,陆军元帅,第一总军司令,于1945年8月12日,在第一总军司令室。

二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了24名甲级战犯,其中14人被直接判处死刑,大川周明因装疯卖傻躲过了审判,另13名甲级战犯被判处了有其徒刑。这些在二战中丧生的日军将领及其14名被判处死刑的甲级战犯,现在多被供奉在位于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以供日本的右翼分子为军国主义招魂。这冗长的名单就好比日军在二战中所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无论怎么洗白都无法遮掩他们的滔天罪行。

二战中发生过哪些不可思议的战争?

要说二战中发生过的不可思议的战争,绝对要数日军第15集团军向英印联军发起的英帕尔-柯希马战役。一看日军为了一座城竟派出了一整个集团军的兵力就知道此役的重要程度了,但不可思议的地方就在于兵力是足够多了,但补给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日军15集团军司令牟田口廉也就前前后后贡献了一系列的“神操作”,造就了这场不可思议的战争。

 

英帕尔-柯希马战役

日军看不起英军自从日军对东南亚发起进攻以后,他们就发现,英军比起中队弱了可不止一个档次,经常是日军一个穿插迂回,英军就乖乖投降了。

以至于在基本占领整个缅甸之后,日军就膨胀了,准备对英国最重要的殖民地印度发起进攻。不得不说,英军在缅甸战场的表现确实不怎么样,所以会给日军留下这样的印象也不足为奇。

但日军还是低估了英军对印度的重视,这里可是有英国贵族们最喜爱的茶叶,就算是只为了这些茶叶,英军也不可能不管印度。而不管是英帕尔还是柯希马都是经缅甸进入印度的重要边境城市,所以英军还是比较重视的,为了抵抗日军从这里入侵印度,也为了将来能夺回缅甸,英军在这里不仅布置了重兵防守,还留下非常可观的物资,真正构建起了一条钢铁防线。

二战英军

就算如此,日军可没有放过印度的想法,毕竟英军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不怎么样,只要日军集中优势兵力,攻下英帕尔和柯希马,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天高任鸟飞了。于是在1944年1月7日这天,一个代号为“乌”号的作战计划在日军中诞生了。

而负责这次行动的作战单位就是牟田口廉也的15集团军,本来如此重要的军事行动,绝对是要筹备周密之后才会有所行动的,而且英帕尔、柯希马一带地理位置特殊,多山岭密林,对机械化部队来说就是噩梦,也就意味着日军后勤将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但人家牟田口可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英军简直弱得不像话,他曾对部下说:“遇到英军,只要朝天放几枪,问题就解决了!”牟田口会有这种想法其实也并不奇怪。英军在缅甸确实被如同猴子一般的日军打怕了,确实患上了“恐日症”。

东南亚战场上的日军

在英军看来,日军就是一群丛林里的猴子,根本不需要给养,非常善于包抄绕后,一旦被日军包围,他们的士兵往往就会神经紧张,最终导致一触即溃。

所以牟田口廉也根本就没打算在英帕尔、柯希马一带与英军消耗的打算,在他的计划中,要在4月29日天长节前(他们天皇的生日)攻占这两个地方,一来是为了避开雨季,而来也是个好兆头。

日本天长节

成吉思汗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话说牟田口廉也自己自大不代表整个日军都陪他疯,还是有不少人对此提出了质疑,15军参谋长小畑信良就曾对英帕尔一带的地形进行过勘察,他认为如果不做好后勤方面的准备,这次的作战计划根本不可能完成,之后小畑信良就被撤职了。

随后其他的一些日军军官也提出了相应的质疑,他们认为5月是缅甸的雨季,到时候大雨倾盆,缅甸的热带雨林到时候就变成了沼泽,别说卡车运输了,就连人都难以通行,若再遇到英军空军的袭扰,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面对如此多人的质疑,牟田口廉也就算再自大也不好意思抹那么多人的面子,但很快他就有了计划,并成功说服了其中的绝大多数人。

牟田口廉也

这里我先简单介绍下这个牟田口廉也是何许人也,他就是“七七事变”中开第一炮挑起战争的那个家伙,作为日军少壮派的代表人物,他后来屡获晋升,成为了中将师团长,再后来又率部与友军在新加坡终迫使10万英属联军投降,成为了15集团军的司令官。所以面对英军基本没有败绩的牟田口廉也嚣张也能够理解。

好了,接着说牟田口想的办法,为了解决后勤的问题,他想到了我们中国的成吉思汗,当年成吉思汗征服世界的时候都是随军带着牛羊一起的,他就想效仿成吉思汗,带着牛羊去进攻英帕尔,一来可以让牛羊,甚至是大象驮运物资,而来这些牛羊也可以宰杀来吃。

长见识了

不得不说牟田口这算盘打得不错,也成功忽悠住了其他一些军官。但他忘了成吉思汗随军的牛羊那可都是蒙古人驯化过的,听话得不得了,做到令行禁止完全没有问题。可牟田口临时从缅甸征用的这些牛羊可就有意思了。

先是因为强征导致缅甸当地百姓怨声载道不说,行军过程中,别说让这些牛羊驮运物资了,能按照行军路线前进都是个问题,不少士兵不仅没有因为它们的存在减少负担,反而要四处驱赶这些乱走的家伙,耗费了不少精力。最后士兵们干脆把这些牛羊变成了自己的口粮,一下子负担就减轻了。可是这个时候战争都还没有开始。

牟田口的这番神操作在计划还没开始就夭折了,一时间沦为了参战各方的笑柄,但人家牟田口可不是一般人,根本就不气馁,牛羊不行我还有其他办法。

心疼这些大象

以战养战这倒是日军一贯的作战风格,打到哪就抢到哪,就地获取物资补给。英军在英帕尔可是放了不少物资的,战斗力又弱,这在牟田口看来完全就是为他准备的,也难怪他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但这次牟田口的算盘算是打错了,这次英军可是铁了心要守住他们的茶叶产地。而英军的指挥官也换成了威廉·约瑟夫·斯利姆。这个家伙与日军往日碰到的有些不一样,这个家伙非常善于琢磨自己的敌人,在对日军进行了一番研究后,他就认定了日军补给将是一个取胜的突破口。

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其实斯利姆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一个字拖。把战争拖进消耗战日军就完了,但说来简单,英军的“恐日症”可没那么好解决。为此,斯利姆加强了对士兵的训练,给他们讲了许多中国战场的例子,告诉他们日军并没有那么可怕,只要像中国那样建立立体防线,日军“包饺子”的战术就很难奏效。

斯利姆

在斯利姆的一番操作下,果然英军没有那么怕日军了。牟田口号称的遇到英军只要朝天放几枪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一番佯攻后并没有奏效,英军并没有因此溃败。

恼羞成怒之下,牟田口于1944年3月7日对英帕尔和柯希马发起了全面进攻。柯希马位于英帕尔的北部,两地相互形成掎角之势,日军只要能攻占一处,基本就可以实现战略计划了。

但斯利姆确实从中国学到了不少对付日军的手段,他并没有与日军死磕,而是下令向核心阵地收缩,坚守。日军在战争初期靠着丛林作战的优势取得了一定战果,甚至一度切断了英帕尔和柯希马之间的联系,对英帕尔形成了包围。

没东西吃我就啃手

但他们想要看到英军投降的结果并没有发生,斯利姆依旧从容指挥部队坚守英帕尔。牟田口这下也没了办法,只能和斯利姆在英帕尔干耗着,这一耗可就苦了日军的士兵。

由于日军发动这场战争本来就没有做好准备,参战士兵仅仅带了维持三周的口粮,由于始终无法攻占英帕尔,他们的口粮一天比一天少,一开始每天每人还能分到6两粮食,后来一天1.5两,再后来15克,最后干脆直接断粮了,以战养战的目的没有实现,反而让自己陷入了绝境。

他们看上去好饿的样子

再出“新招”断粮对于日军来说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毕竟缅甸这个地方大多是一些雨林地带,物产丰富,打打野味,吃吃野果也能勉强果腹。但坏也坏在雨林,里面各种蛇虫鼠蚁,搞得日军士兵苦不堪言,据统计有三万多日军士兵因此感染上了伤寒、疟疾、痢疾、霍乱、流感等疾病。

吃得都没有就更别说治疗这些疾病的药物了,这支参与代号为“乌”的作战计划的日军士兵大多因为这些疾病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打仗了,非战斗减员比战斗造成的伤亡还要巨大,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要说这个时候牟田口廉也如果能及时止损,见好就收,赶快收拾收拾跑路,或许还能挽回点损失,他手下的军官也是这么建议的,但牟田口是谁,作为指挥官他可不会饿肚子,于是又一波的“神操作”来了。

“突突突”

面对部下的建议,牟田口反而严令要在4月29日前攻下英帕尔,被他派去进攻柯希马的31师团,虽然最后攻下了柯希马,但两个半月来没有得到一粮一弹的补给,整个师团基本上已经处于弹尽粮绝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战斗力了。

可就是这样的情况,牟田口依旧让31师团去担任进攻英帕尔的主力,甚至让自己的参谋长前去监军。31师师团长面对这种情况竟然作出了临阵抗命的决定,他要带着部队到有补给的地方去休整。

牟田口得知后大怒道:“因为没有食物就没办法战斗,这样的人还能称之为‘皇军’吗?‘皇军’即便没有了食物,也必须继续战斗,没有弹药更不能成为不战斗的正当理由,不是还有刺刀吗,没刺刀了不是还有拳头吗,就算这些都没了,不是还有一口牙齿吗?”

英帕尔-柯希马战役

这逻辑恐怕也就当时的日军具备了,真的是没谁了。31师团的师团长根本就不管牟田口说什么,执意带着部队走了,这一走,负责进攻英帕尔的15师团反而陷入了有可能被合围的危地。就算如此,人家牟田口依旧不准备放弃进攻英帕尔。

6月10日,牟田口直接撤换了三个师团的师团长,勉强集中了两个师团的疲弱之兵再度对英帕尔发起了猛攻,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伤亡数字呈直线上升之势。

战至7月2日,牟田口才意识到英帕尔已经不是他们能攻下的了,于是下达了撤退命令。命令刚一下达,整个15集团军就如豁大赦一般,争先恐后地往后方溃逃。

但由于实在是太饿了,有的士兵走着走着就死掉了,本来日军素来有将死伤者带走,就算不能把人带走,至少也要把骨灰带走的传统。可当时根本就没人在意这些了,沿途全是日军的遗骸,场面甚至壮观。

场面靠脑补就很舒适

痛打落水狗这事英军可不会错过,追着日军后面一阵猛打,天上还派出飞机对日军溃逃部队进行狂轰滥炸,好在当时由于雨季已经到来,对英军的追击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不然估计日军第15集团军免不了在英帕尔全军覆没。

最后,牟田口廉也领出去的10万大军伤亡、失踪5.5万余人,其中非战斗减员就在一半以上,这个数字实在是不可思议,也成为了日军陆军在二战中最惨痛的一次失败。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无疑就是牟田口廉也一系列的“神操作”。

打扫战场咯

结语斯利姆因此一战成名,不仅让英军解除了“恐日症”,还在往后对日作战中屡立战功,收复整个缅甸,在1948年接替蒙哥马利成为英军总参谋长。不仅如此,就算到了现在,英帕尔-柯希马战役在英国都还被票选为“最伟大的战役”。因此,斯利姆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一下牟田口廉也。

芷江受降纪念馆是中国最早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日本战败。六天后的1945年8月21日,日本乞降使节今井武夫一行8人飞抵芷江。当天下午4时,在湖南省芷江县城东的七里桥村磨溪口,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召见今井武夫,指示其投降准备事宜,中国战区中国接受日军洽降会议正式举行。

 

至23日,中国谈判代表将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备忘录第1至第5号交今井武夫转冈村宁次,详细规定了中国受降的事项。23日下午,受降会议结束后,何应钦召见了日本洽降代表今井武夫,并告之日 本投降书签字地点定为南京。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作为投降使节,在此地与中国陆军商定日军向中民投降的所有事宜,并在投降备忘录上签字。

芷江作为日本向中国乞降地而名扬于世,史称“芷江受降”。个人认为,芷江名扬于世,更多是因为芷江作为日本向中国的乞降地,在这里举行了洽降会议。

选在芷江这个并不出名的地方举行洽降会议,主要原因是芷江建有当时的远东第二大军用机场—-芷江机场,并是保卫陪都重庆的军事重镇,同时也是抗日战争取得转折性胜利的雪峰山会战(即芷江保 卫战)的战略总部。

国民政府随后将中国战区划分为十五个受降区并通知日军乞降使者,并任命军政部长何应钦任中国区受降全权代表。

按照中国代表参与的日本投降仪式时间来看,第一个举行受降仪式的是第9战区,在越南河内举行的受降仪式,时间为1945年8月17日。

对法西斯作战的盟军统帅部于1945年8月17日发表第1号命令:越南16度纬线以北地区的日军无条件向中队投降(万象等老挝90%之地区及泰、老边境的日军也无条件向中队投降,中国战区以 中国第1方面军司令官卢汉为受降主官,负责接受越南在北纬十六度以北地区。日本投降代表为侵华日军土桥勇逸。日军部队为第38军、21师团、22师团及34独立旅团,办理投降地点在河内。

紧接着,1945年9月2日,中国代表在日本东京湾美国海军密苏里战列舰参与了日本投降仪式。

1945年9月2日上午,日本东京湾,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日本新任外相重光葵和日本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字,随后,接受投降的同盟国代表: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上 将,美国尼米茨海军上将、中国徐永昌将军、英国福莱塞海军上将、苏联杰列维亚科中将,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新西兰等国的代表依次签字。

以下按受降时间排列:

1945年9月4日,第六受降区:杭州、厦门地区

中国代表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

日方代表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13军司令松井太久郎

1949年9月9日,中国战区南京总受降仪式。

受降地区:联合国最高统帅第一号令规定,在中华(东三省除外,向苏联投降,也有向投降)与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地区内一切日本武装力量向中华投降

1945年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中国首都南京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南京向中华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呈交投降书,冈村双手捧接投降书,签上“冈村宁次” 四个字,然后盖章。途中递交投降书的并不是冈村宁次,而是他的参谋长小林浅三郎。

1945年9月11日,第七受降区:京沪地区(南京、上海)

第三方面军司令汤恩伯中将

日本投降代表:日本第六军十川次郎中将(南京)、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13军司令松井太久郎

1945年9月13日,第十三受降区太原受降仪式:山西地区

以第二战区阎锡山为受降主官,日军集中地点由阎指定,办理投降地点为太原。

日军代表:松井太久郎,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13军司令。

1945年9月14日,第五受降区南昌受降仪式。

当天12时,南浔地区日军受降仪式在南昌市中山路中央银行大楼举行。受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上将委派,第9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第58军军长鲁道源中将,在此接受了日本第11军司令笠原幸雄中将 的签字投降,鲁道源也是16个受降区的主受降官中级别最低的一位。这里曾是日寇宪兵队驻地,是残杀中华爱国志士的魔窟。鲁道源选择在此受降,就是要洗尽民族的奇耻大辱。

1945年9月15日,第四受降区长沙受降仪式。

当天,在长沙市湖南大学科学馆二楼,第4方面军司令王耀武中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20军司令坂西一良中将、参谋长伊知川庸治少将出席,坂西一良签字。该建筑当时是湖南大学理学院和 工学院教室。这里是中国战区唯一在大学举办的受降仪式。

1945年9月16日,第二受降区广州受降仪式。

当天10时,在广州市中山纪念堂举行了日军投降签字仪式,第2方面军司令张发奎上将主持,日军第23军司令田中久一中将签字,第23军参谋长富田直亮少将、海南警备府参谋肥后市次海军大佐出席。 中山纪念堂是广州人民和海外华侨为纪念孙中山先生,于1929年集资兴建的,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

1945年9月18日,第八受降区:武昌、宜昌地区。

第6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上将在汉口中山公园张公祠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6方面军司令冈部直三郎大将签字,参谋长中山贞武少将、第2课长冈田芳政大佐等出席。中山公园位于武汉市汉口解 放大道,是武汉最著名的人民公园之一,该旧址位于中山公园西侧,属西式厅堂建筑,旁边立有一座“受降碑”,碑上镌刻着孙蔚如将军亲自撰写的铭文,现对公众开放。

1945年9月20日,第十二受降区:郑州、开封、新乡、南阳、襄樊地区

第5战区长官刘峙上将在河南省郾城县漯河镇山西会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投降代表是第12军司令鹰森孝中将、第115师团长杉浦英吉中将等,鹰森孝签字。山西会馆旧址仍存,现位于漯河市 西大街25号漯河二中院内,未对公众开放。

1945年9月22日,第十一受降区:洛阳地区

当天,9时,第1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中将在郑州圣公会堂,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12军司令鹰森孝签字。该旧址位于郑州长春路(今二七路)。

1945年9月24日,第九受降区:徐州、安庆、蚌埠、海州地区

下午3时,在安徽省蚌埠市二马路省府会议厅,第10战区长官李品仙上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代表有第6军司令十川次郎中将、参谋长工藤良一、第70师团长内田孝行等,十川次郎签字。东西 走向的二马路是百年来蚌埠最繁华的片区,曾经是蚌埠市的经济、文化中心。

1945年9月28日,第三受降区汕头受降仪式。

当天9时,在汕头市外马路131号原国际俱乐部,潮汕前进指挥所所在地,第7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徐景唐代表第7战区长官兼第12集团军总司令余汉谋上将主持受降。日军第23军司令田中久一的代表、 军参谋长富田直亮少将签字。

1945年9月28日,第十四受降区归绥(现呼和浩特)

受降地区:热察绥地区

以傅作义为受降主官,办理投降地点在归绥。日方代表为日本驻蒙军司令长官根本博中将。

1945年10月10日,第十受降区:平津地区 、北平、天津、石家庄、保定

当天,在北平市故宫太和殿前广场,第11战区长官孙连仲上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两栖军长洛基(K. E. Rockey)中将出席。日军代表22人,华北方面军司令兼驻蒙军司令根本博 中将签字。日方代表根本博在降书上签字后呈交孙连仲,随后又举行了献刀仪式,日军投降代表依次呈献了21把军刀。当日观礼群众超过10万人,整个太和殿广场被挤得水泄不通。北平的受降典礼, 在故宫太和殿广场举办,其地点在中国战区所有受降地中最为高大上,就典礼的规模和隆重程度来说也是无人能比的。同样是受降仪式,刘峙在漯河连当地县官都未许参加,平民百姓更无法靠前;而 北平则为倍受日本侵略、欺辱的老百姓提供了一个见证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历史时刻。

1945年10月25日,第十五受降区台北受降仪式

作为9月9日中国战区南京总受降的延续,中国战区省受降典礼在台北公会堂(今中山堂)隆重举行。受降主官、省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以第一号命令交与日本驻总督兼第十方面军 司令官安藤利吉(日方投降代表第10方面军司令兼总督、军管区司令安藤利吉大将、参谋长諌山春树中将,高雄警备府参谋长中泽佑海军少将等5人出席,安藤利吉在投降书上签字。)

命令宣布:接受、澎湖列岛地区日本陆海空军及其辅助部队之投降,并接收、澎湖列岛之领土、人民、治权、军政设施及资产。安藤利吉阅毕,迅速于受领证上签字。整个过程仅历时5分钟。 当时正在中国访问的杜鲁门的私人代表洛克也出席了典礼。

自甲午战争后已离开祖国怀抱50年,所以这次日军受降很受中民重视,这充分证明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945年12月27日,第十六受降区济南受降仪式

受降地区:青岛、济南、德州地区

这是中国战区最后一个日军受降的地区,选择这一天举行受降仪式,是因为这是8年前日军占领济南日子,实际上济南、青岛两地的日军早在11月底已经缴械了。第11战区副长官李延年中将在济南市大 明湖山东省图书馆,主持了日军投降签字仪式,这里在抗战胜利后成为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司令部大礼堂。日军第43军司令细川忠康中将签字,第43军参谋长寒川吉溢、第47师团长渡边洋等五人出席 。

樱桃小丸子的班里有多少同学?

樱桃小丸子班上有36个同学(不包含老师)

 

樱桃小丸子班上名字:1.藤木茂2.富田太郎3.杉山聪4.大野健一5.滨崎宪孝6.小杉太7.小长谷理惠8.石原安子9.上杉玛丽10.花轮和彦11.都筑孝史12.山本雪男13.杉浦德三14.冬田美铃15.伊藤由美16.土桥年子17.笹山和子18.城崎姫子19.本桥浩一20.关囗真二21.永泽君男22.山根强23.中岛顺三24.野囗笑子25.樱桃子26.穗波玉27.牧村播撒28.富永淳一29.宫永正隆30.长山治31.山田笑太32.丸尾末夫33.美环花子34.前田广美35.山田加代子36.内田惠子